航空资讯正文

直升机所“飞鱼”青年创新团队:创新为梦想插上翅膀

“'察敌'XM-20变距多旋翼无人机”

“'察敌'XM-20变距多旋翼无人机”

在海洋中,有一种鱼以“能飞”而著名,被称为“飞鱼”,堪称鱼类中的“飞行家”,但是其实“飞鱼”并不会飞,他们在越出水的时候,张开像翅膀一样的鱼鳍,最远可越出水面十多米高,空中飞行上百米的距离。但是“飞鱼”是否某一天能掌握飞翔的本领呢,生物学家给出的答案是:不确定。因为飞翔需要上升和前进的动力系统。

能自由穿越空气和水两种不同的介质活动,想想就觉得神奇。近日,在国防邮电产业2018军民两用产品“长缨杯”工业设计大赛颁奖典礼上,直升机所的一支青年团队设计的“飞鱼”空潜一体无人侦察系统荣获大赛新概念设计组一等奖,让穿越不同介质自由活动的这种“神奇”成为“可能”。同时,也让这个朝气蓬勃、敢于拼搏的年轻团队再次得到大家认可。评委会对飞鱼团队如是评价:你们用千百个呕心沥血的日夜,打造一鸣惊人的梦想,把科学塑造得有声有影,将奋进的拼搏行走得多姿多彩。

五个有激情、有灵性、有活力的年轻设计员,他们喜于创新,敢于挑战,勇于将新思路、新技术、新方法应用到设计中。无人机系统总体设计、工业设计、机械设计等对他们来说轻车熟路,AV200、AV500军民两用无人直升机、TRA100有缆旋翼、磁翼无人机等设计中,有他们的付出;未来直升机设计大赛、爱飞客全国文化创意大奖赛、创新杯全国未来飞行器设计大赛等颁奖台上,有他们的身影;“蜂式仿生微型旋翼飞行器”“一种无人直升机伞降系统”“一种无人直升机电动助降装置”等多项专利下面,有他们的名字。

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们也喜欢幻想,喜欢跟踪前沿科技。团队成员王鹏平时喜欢关注军事动态,一次偶然的机会,王鹏看到一篇分析解说某军如何快速突破某岛海岸封锁线的文章,其中关于如何突破海岸封锁线并提前感知岸上对方作战态势和装备情况更是引发了王鹏的思考。“如果有个玩意能从海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过去,然后再能飞起来侦察,就厉害了!”开玩笑之际,团队成员又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的头脑风暴,把海空模式自由切换想法提了出来。

做旋翼类飞行器是这群设计员的强项,“空”的问题比较好解决,但是“水”下的问题让这群年轻人犯难了,“这方面,我们接触太少了。”王鹏说道。靠着一股韧劲和扎实的科研能力,他们主动查阅国内外资料,只要谁嗅到有用的信息,就扔到五个人的“空潜一体”微信群。有用的资源绝不放过,团队的得力干将孙世航多次请教做水下无人航行器的大神同学,甚至还去淘宝购置了便宜的水下无人航行器进行拆解学习。王鹏说:“虽然是概念设计,但是其中的原理必须搞清楚,而且理论上必须能达到所需功能的实现,所以每一点,我们都要钻研透彻。”

大胆构思,稳步设计,从概念构想、原理计算到完整的设计方案,从“草图”绘制、三维模型到效果渲染,团队成员无不追求着极致完美。在解决了“水”下的问题后,直升机外形设计大拿蒋太宇便立刻开始了构型的建模,同时思考“空”“水”两个介质的转换控制问题,擅长总体设计的石磊严格论证着相关的技术指标,喜欢尝试新东西的贲亮亮细致地给技术文档“找茬”,美工大师王鹏的修饰让构型外形的骨肉更加清晰和细腻。在团队成员一步一步的讨论和推敲下,飞鱼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当然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即设计出一款能‘上天入水’的飞行器,所以共同的目标让产生的矛盾都一一化解了。”王鹏笑着说道。最后,通过掷骰子,“飞鱼”这个名字也诞生了,对了,他还有一个洋气的英文名“Flish”。带着对未来的想象和希冀,他们让旋翼系统穿上流动的鳍,让潜水系统插上蜻蜓的翅膀。

探索是他们的兴趣,创新是他们的爱好。贲亮亮说,无人机没有载人限制,各种新技术、新工艺都可以在它身上进行尝试,特别是最近美国有一款用涡喷为动力的飞行器特别吸引我,既可以实现悬停,也可以快速飞行,特别机动灵活。想到这,贲亮亮觉得是不是有一场革命在等着直升机人。正如在飞鱼颁奖台上,王鹏说:“看得清现在、才能望得见未来,准备好今天,才能走向明天。未来的不确定性,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太多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让我们的未来更加丰富多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