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招聘正文

1000元的生活(四)

观点一 冰激凌实验

现代经济心理学从人类对金钱的认知角度,再次阐明了金钱与幸福无关。美国华裔经济学家奚教授1998年发表了一个冰激凌实验。有两杯哈根达斯冰激凌,一杯冰激凌A有7盎司,装在5盎司的杯子里面,看上去快要溢出来了;另一杯冰激凌B是8盎司,但是装在了10盎司的杯子里,所以看上去还没装满。你愿意为哪一份冰激凌付更多的钱呢?如果人们喜欢冰激凌,那么8盎司的冰激凌比7盎司多,如果人们喜欢杯子,那么10盎司的杯子也要比5盎司的大。可是实验结果表明,在分别判断的情况下,也就是不能把这两杯冰激凌放在一起比较的情况下,人们反而愿意为分量少的冰激凌付更多的钱。平均来讲,人们愿意花2.26美元买7盎司的冰激凌,却不愿意用1.66美元买8盎司的冰激凌。

这个实验表明,金钱只是数字本身的物理符号,它并不能完全代表我们的幸福感。我们想拥有更多的钱,可我们为什么想挣更多的钱呢?是为了生活的富裕。为什么要富裕呢?是为了幸福。挣更多的钱不是我们的目的,只是手段。我们之所以想有更多的钱,是想拥有更多的幸福和快乐。归根结底,人们最终追求的是生活的幸福,而不是有更多的金钱。因为,从“效用最大化”出发,对人本身最大的效用不是财富,而是幸福本身。

奚教授认为,财富仅仅是能够带来幸福的很小的因素之一,人们是否幸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很多和绝对财富无关的因素。在过去的20年中,我国的人均GDP翻了几番,但是许多研究发现,人们的幸福程度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压力反而增加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人们到底是不是幸福,取决于许多和绝对财富无关的因素。

当我们关注财富积累的时候,万万不要无视幸福感的增加。在我们这个社会,资源是有限的,机会也是不平等的,所以财富不可能会被每一个人所拥有。但是幸福的感受和快乐的心情却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拥有的。珍惜你的幸福感受吧,只有它才是你触手可及的宝藏。

观点二 财富与幸福感的关系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在某种意义上,这个通俗说法指出了财富和幸福感关系的一个根本规律。对一些高度发达国家的研究表明,人们对于能够带来幸福的事物的选择中,金钱财富占有很高的地位。也就是说,相当多的人认为争取幸福的主要途径之一,是占有充足的财富。尽管社会中少数人所拥有的巨额财富是大多数人可望不可及的,但这并不妨碍人们梦想从财富中得到幸福。而且,这种认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越来越流行。比如,从1970年到1998年的近30年间,认为财富最重要的人,从39%上升到74%占第一位,超出了“有一个有意义的生活哲学”,“成为本行业的权威”,“帮助穷困的人”和“建立和赡养家庭”的重要性。

而财富和幸福感,也确实有一些正相关关系。比如,跨国跨文化比较研究表明,一些富裕国家中对生活满意并具有幸福感的人的比例高些,如瑞士和其他一些斯堪的那维亚国家。但当经济指标超越一定限度,财富和幸福感的正相关关系便消失了。多国比较研究发现,人均产值8000美元以上的国家中,财富和幸福感之间没有任何相关关系。而且,从时间上讲,经济的发展和相应的收入增强,并不带来相应的幸福感的提高。

从个体角度而言,这个特点仍然存在。缺乏基本的舒适生活条件的人,幸福感的体验往往较低。而在“衣食足”的人群中,财富的多寡,与主观幸福体验的关系很微弱。或者说,在达到舒适温饱之后,财富的增加所带来的幸福感会越来越弱。正如一个研究者所形容的,开奔驰上班的人,并不一定比坐公车上班的人幸福很多。而极少数巨富的人群的幸福感,仅仅比一般人口稍高一点,而他们的财富却远远超越普通人群,财富和幸福感不成比例。事实上,超级富翁的一个共识,是“金钱可以增强,也可以削弱幸福感,取决于如何使用财富”。

换句话说,基本的物质财富对于幸福是很重要的,但在这种基本要求满足之后,财富与幸福之间并没有正的线性关系。

言论
言论一

“不做欲望的奴隶,要做梦想的主人。” 我想说,任何一位能让自己的视线越过某些世俗标尺的人,都有理由心怀骄傲。因为,遮蔽你未来的是欲望,而照亮你前程的,是梦想。

穷人是幸福的绝缘体吗?
文/吴志翔

几个朋友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位谈到“精神生活的贫乏”这些酸词时,座中好几位“工作不错家庭不错心情也不错”的女士忍不住嗤之以鼻。一位颇有名气的电台主持人用她悦耳的声音说:“要什么精神生活?怎样才算有精神生活?我觉得有品位的生活才与精神有关,而优雅的品位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另有几位则嘲笑道:“你的话也许不错,但这话不该由你来说,而是应该从比尔·盖茨这样的巨富嘴里冒出来才有说服力。你没钱,‘精神\\’就是你的一块遮羞布,太老套,也太酸了。同样穿一双布鞋,人们在你脚下看到的是穷酸、寒碜,可在有钱人脚下却看到了朴素甚至时尚。”

道理谁都明白,但在不同的语境里阐说道理的角度就会很不一样。有些本来遮遮掩掩低声下气的东西(物质性收入、消费享受等)变得理直气壮甚至趾高气扬起来,而另外一种与之相对峙的、本来似乎天经地义的价值维度(其关键词是“精神”) 则变得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灰头土脸。比如,一般我们认为,个性是通过读书、思考等精神活动实现的,但在现代消费社会中,早有论者认为只有通过消费才能达到个性的实现(鲍德里亚) 。美国一位广告大师也不断地提醒人们:消费享乐是道德的,在享乐中人能够更自由地实现自我。

于是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人们会认为“只有拥有物质的享受才可能获得精神的愉悦”。下雨天,你穿着雨披骑着自行车赶去上班,你呼吸着刺鼻的尾气,透过眼镜的视线被雨水打得模糊,而驶过你旁边的汽车却溅得你一身泥水。当你宣称你比坐在汽车里的那个听着Wonderland(《仙境》)音乐的家伙更有一种幸福感时,估计很难相信会有人相信你。

钱钟书先生早就说过,其实任何快乐归根到底都是精神性的。消费所带来的自由快感、舒适所带来的自在安闲、拥有所带来的虚荣满足,哪一样不是精神享受?所以,甚至“精神”本身也已开始悄悄地哗变了,它开始投靠到“物质”的怀抱里了。那位思想深刻的卡尔·马克思也说过这样的话:“谁要是经常亲自听到周围居民因贫困压在头上而发出的粗鲁的呼声,他就容易失去美学家那种用最优美最谦恭的方式来表述思想的技巧。”似乎一切都在证明,幸福快乐与收入偏低的穷人无缘。

真是这样吗?事实绝非如此。我们经常可以听到许多月收入不足千元的餐厅服务员迸发出欢快的大笑,但从许多似乎什么都不缺的人脸上却难得看到温暖的表情;当一个老农民收获到一个特别大的红薯时,他内心那种纯粹的喜悦大概要远远超过某位白领因为信用卡里的数字增加了几千而产生的快乐;那些辛苦工作着的卑微的人群有着令人艳羡的好睡眠,而深夜酒吧里总是坐着一些工作生活条件优越得多、可是内心孤独寂寞的失眠者。难道上帝的公平就体现在这里?许多人自己也在发出疑问:到底怎么啦?为什么不快乐?

因为物质化生活是柄双刃剑,这种生活在不断满足各种欲念的同时,也慢慢地侵蚀着人感受最基本幸福的能力。不妨这么说,物质欲念主导下的幸福感是异化的、虚幻的。心理学大师弗罗姆认为,并不是说拥有很多财富的人才富有,从心理学角度讲,担心损失某样东西而焦虑不安的守财奴——不管他拥有多少财产,都是穷困的、贫乏的。那位亲身体验了隐居生活的梭罗则把一种看起来阔绰的人视为“所有阶层中贫困得最可怕的”,因为“他们给自己铸造了一副金银的镣铐”。他并没有因为钱比别人少而自叹不幸,“他们因为他们的晚餐价昂而自傲;我因为我的晚餐价廉而自傲。”他是一个在精神上富足的人。当他这么说的时候,没有自卑,也不是自慰;而是真的,他比许多只知追逐金钱利益者活得更有味道,更像诗意的栖居。

清贫不是美德,但安守清贫并能自得其乐是美德。匮乏不值得称道,但在匮乏中仍能保持尊严并在进取的过程中体验快乐是值得称道的。我不想说教,因为尊崇何种价值是个人选择的事,我只想说,金钱收入不应该是衡量个人价值的惟一尺度,也不是最重要的尺度。当然它与幸福与否也不具有必然的正相关性。在我们这个社会的语境里,应该恢复一个人享受与金钱之类无关的精神愉悦的合法席位。当他说“我不是很有钱,但是我很充实、很快乐”时,应该是自信的,甚至带一点优越感。而装作很有生活智慧的讥讽者,可能恰恰是头脑狭隘的表现,他们值得怜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体验真正的快乐,那种创造力奔涌的欣喜和愉悦,那种沉醉于诗性空间的适性得意,他们是真正沦陷于无聊和倦怠的贫困的人。

“不做欲望的奴隶,要做梦想的主人。”这是我经常说给自己听的一句话,也可以送给所有人。尽管在别人眼里境遇未必佳,但这么去想问题,会感觉眼前开阔许多,不会因为小小得失而心烦意乱。我至今还记得王小波在一篇随笔里说过的话:“学生是穷人里最趾高气扬的一种,虽然穷,但是前程远大。”我想说,任何一位能让自己的视线越过某些世俗标尺的人,都有理由心怀骄傲。因为,遮蔽你未来的是欲望,而照亮你前程的,是梦想。

言论二

练骑术是需要投入的。这种提高与过度的电子游戏、麻将扑克等娱乐互为机会成本。机会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去抓的。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好马还需善骑人
文/邹蓝(经济学者)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经过25年的改革和发展,不少传统行当如补锅锯碗的、弹棉花的、推车载锅染布的等逐渐被淘汰了,有许多人在从事20多年前不存在的新行当,如歌舞厅的DJ、速递员、商业策划人、电子商务、美容顾问、电子速记、手机短信编写人等。

这些新行业,三张以上的人基本是干不了的,从业者是全新的一代。虽然高校扩招让现在的高校毕业生面临找工作难的局面,但是只要有思想,有能力,将其他地方出现了的新行当嫁接到本地,创业还是有可能的。因此现在的年轻人具有更大的人生自我设计空间。

对于新从高等院校毕业出来的年轻人,1000元左右的月收入所能代表的购买力,在不同地方和不同的消费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改革开放和高速发展,给了现代中国人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因聪明才智能力等而获得很高报酬的人不少。对于这些人,1000元大概就是手头零钱的感觉。

在小城市生活的居民,这份月收入可以维持稳定的生活。

对在西部乡村的父老乡亲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钱,是一年的现金收入(还有一些是实物折合的收入)。

对于在城市工厂打工的一些具有大专学历的人来说,这份收入虽然跟鸡肋一样,但确实也弃之可惜。如果作为起点,能够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无需再向父母伸手,至少有了经济独立的感觉。比方说,贫寒家庭的孩子,有好多是如此想的。只要今后有发展空间,先接受这一收入水平的一份工作也可以。

在深圳这样的欲望之城,依然有一些初到的大学毕业生,为找工作而在10元店住。有的找到了工作,也愿意继续在10元店留住一段时间。只要不被不着边际的消费和娱乐欲望所支配,就算在深圳这样的所谓高消费城市,1000块维持温饱还是不成问题的。

对于高额学费的投入和背负家庭希望而换来千元的月收入,许多人是不甘心的。不甘心就对了。现实既然如此,你要改变就得奋斗,你得提高自己的实际能力和自身的价值。读书和书本能力已被你的文凭所证明了,要获得更高的薪水,还需要你展示实际工作能力和你的价值。

新毕业生就处在这一角色转换的路口。一方面要骑着劣驴找马和找好马,另外一方面还要提高自己的骑术,否则马和好马来了你无法驾驭。看着人家因为有好骑术,遇见好马就骑上飞快前进了,而你也遇到好马却不会驾驭。你说你是怨谁?

练骑术是需要投入的。时间、精力和一定的资金投入以进修提高。这种提高与过度的电子游戏、麻将扑克等娱乐互为机会成本。机会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去抓的。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关系也许在开始时管点用,以后还是靠本事。刘阿斗尽管有诸葛亮保驾,最后不还是扶不起来吗?(完)


客服机器人报价 http://www.easyliao.com/

相关阅读